Category

Why I am Interested in Clayart 我为何做陶

Posted on Jul 26, 2010 3 Comments

陶藝在當今藝術界仍然是被認為是亞藝術、次藝術、二流藝術。甚至,吝嗇的批評家都捨不得把“藝術”兩個字贈與它,非叫它手工藝。

自然,不得不承認,技術要求越高的藝術門類給予藝術家創作的空間就越小。但這只能說明技術要求更高的藝術門類創作更具挑戰,而無法抹殺它們可能的創新,即它的藝術價值。

世上最活躍最具創新精神的是甚麼力量呢?當然是思想,也就是觀念concept。不過同時也要認識到,這世界上也再沒有甚麼東西比觀念更容易陳腐的了。在我個人理解,世上有極為寶貴的觀念/思想,也有一文不值的觀念/思想,而後者只可能遠遠多於前者。因此,我認為,觀念藝術的價值,不在於是否走了觀念先導的創作路徑,而主要由以下三個要素來決定:

1)觀念本身的價值;

2)作品和觀念和結合完成度;和

3)藝術感染力。

我們經常說成敗論英雄。看藝術史就知道,過去幾十年是觀念藝術的天下,其它的藝術門類在其身側光芒黯淡。我曾經一度也為之傾倒,可最近10多年来,我又不得不懷疑它的成功是否受到insider/outsider的游戲規則的左右。如果更極端一些,我懷疑,當今的藝術界觀念藝術的一支獨大或已成為藝術進步的桎梏,而未來的藝術使命就是打破這個牢籠,就如同當年杜尚用小便池打破了由繪畫雕塑壟斷的藝術圈。雖然不知道未來的游戲規則將由誰來制定,但是我懷疑以觀念先導為創作思路的作品是否有資格始終坐在藝術圈龍頭老大的椅子上。當然,如前文所說的原因,我個人並不排斥觀念藝術, 也會被一些閃光的作品打動。甚至,在一些自認為略有價值的想法上,我也會選擇以觀念先行的創作思路。從這點上,我得承認,自己最多只能算一個懷疑者,而並不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革命者。

至於技藝,中國過去一貫重道輕技,從而鑄下大錯,在過去的200年內被別人牽著鼻子走,最後連自己的“道”都失去了。不說陶藝這樣需要大量技術的創作,就算是觀念藝術,最終也需要通過技藝來實現。我個人要提一個問題,觀念藝術家幾乎全盤曏外承包技術部分工作,而將作品簽上個人的名字,是否足夠公正?歐洲有倫勃朗,中國有張大千,都是因此備受詬病的大師;而今天更有觀念藝術家連快門都不撳一下就以照片功成名就的。在這個方面,我個人覺得新藝術門類中的電影相對就誠實得多。由於投資浩大,又必然是集體創作,即便是慣以導演大名,其余主創和輔创人員也均需一一列名。

回到藝術創作上,我跟許多同道行者一樣,希望有朝一日也能接受sponsor給予的大笔創作經費,雇得起技術支援,從而做出一己之力不逮的巨型作品來,將其影響力放大N倍。那是一個美好的夢想。然而今天,我選擇笨拙地在泥中耕作,因為泥最質樸最誠實,一如值得欽慕的人格。拋卻其他的原因不再贅言,我選擇做陶最關鍵的原因是,作品固然重要,可學習和創作過程對我個人來說更為重要,是這些過程最終成就我的生命。換而言之,選擇做陶是選擇了某種生活方式,而不是單單一份謀生的職業 ,更何況是一份那樣艱辛而付出和回報幾近不成比例的職業。

3 Comments